第三章少女的抉择

推荐阅读: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飞剑问道开天录修罗丹神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8.com,最快更新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无名怪物最新章节!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无名怪物

    “哎,小妹,你也真是的,我都叮嘱过你了,饭后再和父亲谈论你和星瞳订婚的事情,你偏不听,二婶还在饭桌上呢,有些话父亲怎么方便说呢?”

    祈村镇与药山之间的山路上,粉色长裙的少女孩,祈暮雨蹙着眉头,清丽脱俗的脸上满是责怪之意,柔声教训起身旁的少女。

    穿着火红长裙的祈舞如被点燃了火药桶,发泄式地将身前碎石踢的四处飞射,修直美腿摆动间,带起猎猎劲风,哼哼道:“要不是祈颖那混蛋撩拨我,我怎会突然发作?

    二婶?

    那贱女人才不是我们的婶婶!”

    “小声点,这话可别乱说!”

    祈暮雨连忙呵斥。

    红发少女哼了哼便不再多言。

    祈暮雨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和祈舞往药山方向行去,心里却有些苦涩。

    因为秦颖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也被祈颖那个臭女人害过好几次,那个女人阴狠狡诈,不会给被人留下一丝把柄,他还当人一套背人一套,坏死了。

    祈暮雨眼中溢满苦涩,心里也是轻轻叹息,强颜欢笑的说:“爹爹和三叔都在药山,今天饭堂讲话不便,姐姐就陪你找爹爹问问清楚,看看你和星瞳的婚事究竟怎么一回事。”

    “我反正绝对不可能和那傻子订婚!”

    一提起星瞳,祈舞小脸又冷了下来,“也不知道爹爹到底怎么想的?

    那家伙连话也不会讲,魂魄都没有,我连和他单独相处一刻都厌烦,根本就不可能受的了他!”

    “知道知道,姐姐自然也不愿意看到你和他一起,放心吧,姐姐肯定站在你这边。”

    祈暮雨轻轻一笑,柔声宽慰。

    两姐妹如两只精灵,一边轻声细语交谈着,一边往药山的方向行去。

    走了一会儿,就在她们快要上山的时候,突地,两姐妹的脚步停了下来,一起看向从药山山洞内走出的星瞳。

    天色渐渐暗下,和往常一样,星瞳离开山洞。

    相隔了一截距离,他迎面朝着两姐妹而来,依旧表情空洞木然,目光永远散乱没有焦距,像是压根没有看到两姐妹过来。

    “五年如一日,天天往药山矿洞跑,这傻子属耗子的吗?”

    平常祈舞看到他都是视若无睹,当他是空气,也谈不上反感,然而今天,一见星瞳她就感觉心中腾腾冒火,语气自然不可能友善。

    “你生他什么气啊?

    他什么都不知道呀,哎,他其实也挺可怜的,现在连爷爷都去世了,就剩一个人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我们祈村,也只是管他早晚两顿饭,对他别的事情也是不理不问……”

    远远看向星瞳,祈暮雨轻轻摇头,同情地说道。

    “我,我也知道和他没关系,只是,只是看着他就忍不住生气……”祈舞语塞,年仅十五岁的少女,也不是真的就恶毒心狠,不过是无法接受事实罢了。

    就在此时,一道白色身影,陡然从侧面林间掠出!

    带着苍白恶鬼面具的祈村家主,虽然看到两个女儿也在,但是因为在矿洞内的发现太过惊人,还是决定一探星瞳深浅。

    “啊!”

    在祈暮雨、祈舞的惊呼声中,祈承业如化身恶鬼,狠狠扑向继续木然行路的星瞳。

    眼见白衣身影冲来,星瞳依旧表情茫然,就连那祈承业的大手遥遥探出,朝着他胸口按来,他还是保持着机械走路的步调。

    身子没有停下,脸上表情没有异常变化,更没有出手抵挡和反击。

    “嘭!”

    祈承业一掌按在星瞳胸口,星瞳身影猛然暴退数步,旋即稳稳站定,他愣愣看了看挡在路中的祈承业,眼神迷惘不解,像是好奇为什么这人要对他出手。

    这一丝的好奇,也只是保持了一霎,然后他又重新迈步,仿佛已经将祈承业先前的攻击遗忘,继续跨步前行。

    “什么人胆敢在我们祈村的地盘撒野?”

    “戴面具的鼠辈,你逃不掉的!”

    两姐妹忽然一跃而起,俏脸生寒,齐齐朝着祈承业冲来,两股不弱的灵力动荡,令山风都突然呼啸起来。

    山路中,祈承业背对两个不明所以的女儿,眼神奇怪的看向星瞳……

    十五岁的星瞳,身形看起来很瘦小,像是营养不良,然而,在他之前一掌的轰击下,星瞳仅仅只是后退数步,并没有应力而倒。

    虽然那一击并没有动用一丝灵力,可祈承业很清楚,那一击的力道,已经足以让许多炼固体初期境界的武者倒地不起!

    据他刚刚所感,星瞳体内也没有明显的灵力波动庇护胸口,这说明星瞳体内没有灵力,那就算不上真正的武者。

    可星瞳却硬生生承受了一击不倒!

    这说明看似孱弱的星瞳,单薄的身躯表象下,有着不可思议强壮的本质!

    只是单纯的肉身强悍?

    祈村家主心生疑惑,略一犹豫,他忽然再次出手!

    “咔咔咔!”

    祈承业的一只手,骨骼传出脆响,手掌猛然胀大一倍!

    一层稀薄的绿色雾气,从他掌心冉冉升起,随着他身影的掠动,那绿色雾气也是摇曳不定,如一簇燃烧着的绿色火苗。

    绿炎,凡级的灵诀,这是祈承业暗自修炼的一种秘功,平常甚少使用,连他的两个亲生女儿都从来没有见过。

    先天中期境界的祈承业,动用一成灵力,掌心如燃烧着绿色火苗,又一次朝着星瞳胸口按去。

    “无耻小人!”

    “你敢!”

    祈村姐妹齐声疾呼,可惜离祈承业还有一段距离,只能进行言语上的压迫。

    祈承业心无旁骛,胀大一倍的手掌绿火缭绕,离星瞳胸口已近在咫尺,他眼睛死死看向星瞳,想要看到不同寻常的变化。

    “轰!”

    一股汹涌的灵力,混着绿色火焰涌入星瞳胸腔,在这一霎,星瞳那仿佛永远不会变化的空洞双眸中,似乎有一道道细丝般的冰寒电光疾驰。

    几乎同时,祈承业脑海传来一声暴雷轰鸣,震的他心神失守。

    也在此刻,祈村姐妹终于赶了过来,气势汹汹的要对他下手。

    祈承业来不及仔细辨别他脑海中突然爆出的雷轰和星瞳眼中的冰寒电芒,究竟是不是他的错觉,眼见两个女儿就要对他痛下杀手,他只能偃旗息鼓含恨退走。

    如一缕白色轻烟,他飘忽闪动了几下,就在山林中失去了踪迹。

    “别去追!”祈暮雨明眸熠熠,娇喝阻止祈舞的动作,俏脸凝重道:“此人退走的身影如魅如电,绝对不是固体境界,他不是我们能够应付的。”

    俯下身子,她看向倒在石地上,在衣衫被震碎后胸口呈现一块暗绿手印的星瞳,蹙着眉头幽幽说道:“那个人很可怕,真是奇怪,他为什么会对一个傻子下毒手?

    难道是秦山爷爷以前的敌人?”

    说话间,她探出素白玉手,晶莹手指蜻蜓点水般在星瞳受伤部位按了几下,秀美的脸上疑惑更重了,“那人根本没有尽全力,涌入星瞳胸口的灵力很稀少,现在已经在逐渐消散中了,真是奇怪了,他如果要杀星瞳,不该只是这样啊……”

    先前,祈承业是背对着两姐妹向星瞳出手,两姐妹和星瞳中间还隔着他,所以两女没有看到一丝星瞳身上的异常,也没有看到星瞳的眼睛,更加没有听到只在他脑海爆出的雷轰。

    “祈暮雨,祈舞,你们将星瞳背回去,有什么事情等我和你爹回去再说!”

    药山上,祈承志忽然现身,扬声高喝。

    “三叔,我们……”祈舞叫喊起来。

    “我知道,一个白衣人袭击了星瞳,我们也看到了,你爹已经去追了,你们俩先带星瞳回去,免得再有意外发生。”祈承志打掩护地说道。

    祈暮雨听他这么一说,也没有多想,眼见星瞳昏厥过去,她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弯身将星瞳背了起来,“唔,这家伙好重啊!”

    身姿曼妙的姐姐,才将星瞳背起,美腿忽然一颤,明眸浮现惊异之色。

    “姐姐,你胡说八道什么呀?这傻子那么瘦,怎会让你觉得重?”祈舞撇嘴,只当她姐姐开玩笑。

    祈暮雨并没有解释,她扭头看向趴在她香肩上的少年,看着双眼紧闭后,那张反而显得出奇俊美的脸庞,徒然愣神了好一会儿。

    奇怪,这家伙闭上眼睛后,竟然会显得这般的好看……

    “爹爹曾经说过,只有将身体淬炼的极为强悍的人,那种把皮肉、筋脉、纤维、骨骼、脏腑都炼到登峰造极的武者,才会在身体瘦弱的情况下,比常人还要重很多倍。”

    祈舞见她不答话,不屑的自顾说道:“他?切!体内连灵力波动都没有,就算是真重一点,也是吃的东西没消化,或者身上带了什么重东西。”

    愣神中的祈暮雨,本没有细想,听她这么一说,忽然反应了过来,看着肩上的少年,她明眸渐渐浮现惊异不明的神色。

    药山上。

    祈村家主褪下面具后,沉着脸将他在山洞中的发现,和对星瞳的两次出手试探详细说了一遍。

    “大哥,你没看错吧?突增了十倍的石道?这怎么可能?”

    祈承志不敢置信的摇着头,喝道:“只凭他们爷孙俩?就算没日没夜的开垦,也不可能凿开那么多石道啊?!”

    “如果,如果秦山是一名强大的武者,真实的境界在破碎镜左右,那你觉得有没有这个可能性?”祈家家主肃然道。

    “啊!”

    祈承志猛然惊叫起来,只觉得嘴唇都干涩起来,他两眼暴突着,声音沙哑道:“大哥,他,他怎么可能达到那么高的境界层次?

    真要是这种级别的人物,来我们祈家镇干什么?”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别的可能性。”

    祈承业也是语气抖颤,“只有达到那种超绝境界的强者,才有能力在那么短时间内,凿开那么多的石道!

    其实,我很早就在怀疑星和……

    族内很多小辈以为修复凡器比炼制凡器容易很多,可你应该知道,能成功修复别人淬炼的凡器的人,绝对要比炼器者本身技艺高超的多!”

    “你是说?”祈承志暗惊。

    “星和绝不简单!兴许,就连他的死都只是一种掩饰……”

    祈村家主思路渐渐清晰,“现在想来星和的病死疑点颇多,他病因不明,也不让我们找人医治,而且死亡的速度很快,死前还叮嘱我们必须水葬,我们将他尸身投入大河后,自然无法继续查探下去……”

    “你怀疑他假死?”祈承志叫道。

    “有这种可能。”祈家家主点了点头,“爷爷不简单,孙儿也奇怪,别的现在还无法断定,不过星瞳那看似弱小的身体却极其强壮!

    “看样子以后我们要多多留意星瞳了,你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对的,药山药草的枯萎,极为可能真就和星瞳有关。”祈村家主神情复杂的说道。

    ……

    “姐,你说那白衣人什么来历?他怎么会对一个傻子下手?这人真无耻!”

    “谁知道呢?希望爹爹和三叔能擒住他,我们祈家镇这么偏僻,很少有高超武者过来,的确非常奇怪。”祈暮雨皱了皱细长的眉头,两手扣着背上星瞳的腿,眼神古怪。

    身姿高挑曼妙的祈暮雨,,要比星瞳大两岁,个子也要比此时的星瞳高上一些,又是固体后期境界,按道理背着一个瘦削的星瞳,本应该轻松无比,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其实有些吃力……

    这让她内心疑惑越来越重,却没有在此地多说,还语气随意的调侃起身旁的小妹,“你这丫头倒是没有让我失望,那白衣人对星瞳袭击的时候,你第一时间和我一起出手追击了。

    呵呵,我还以为你会袖手旁观,期望那白衣人杀死星瞳,这样你的烦恼就直接解决了。”

    “真是的,我是不满爹爹的做法,可也知道和这傻子没关系呀。

    这傻子也真是挺可怜的,我才没那么恶毒无耻呢。”祈舞娇声道。

    两姐妹声音清脆的交谈着,离祈家镇越来越近了,祈舞从始至终没留意过星瞳,祈暮雨在最初看了他一眼后,也没有再次回头,只是在意和小妹的谈话,和脚下崎岖的山路。

    “呼!”

    祈暮雨重重呼了一口气,疲倦地把星瞳放在床上,秋水般的明眸疑云丛生的看向星瞳。

    这里是星瞳常年待着的石屋,共三间房,其中一间空荡的原来属于星和,另外一间是梳洗室。

    在祈村,此类石屋非常普通,大多数祈村的武者都居住在类似的房子。

    这间星瞳的石室,只有一张石桌两张石凳,外加一张木床,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家具。

    祈暮雨放下星瞳后,先仔细检查了一下,眼见星瞳胸口绿色的火焰渐渐消逝,又将玉指搭在他鼻息停留一会儿,发现他呼吸均匀有力,祈暮雨才放下心来,说道:“他应该没什么大碍,胸口的伤势过两日应该就好了,我们先回去吧。”

    祈舞一秒都不想呆在这里,闻言马上起身,祈暮雨旋即跟上,就在离开石室前,她又回头深深看了一下眼睛紧闭的星瞳。

    ……

    “星瞳没事吧?”祈村厅堂中,祈村家主询问两个女儿,祈承志也在一旁。

    “今天那白衣人没有下杀手,注入星瞳胸口的灵力消散的差不多了,过两天应该就能恢复了。”祈暮雨回答,然后问道:“爹爹,有没有和那白衣人交手,能看出对方的身份来历吗?”

    祈承业摇了摇头,“没追上,对方的境界应该不逊色我,我也觉得奇怪,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星瞳动手。”

    “爹爹,我今天背星瞳回来的时候,发现……他很重很重。”祈暮雨终于将心中疑惑道出。

    “很重?比常人重很多?”祈承业神情一动,明显重视了起来。

    “比常人重五倍都不止!”祈暮雨娇喝一声。

    “他身上肯定有什么沉重的东西。”祈舞撇嘴道。

    “他身上可能真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只是男女有别,我不好在他身上仔细检查。

    当然,也有另外一个可能……不过说起来太匪夷所思了,我自己都不太敢相信呢。”

    祈暮雨明眸疑惑地摇了摇头。

    祈承业、祈承志两兄弟对视一眼,都瞧出了对方眼中的惊异,两人的思绪都集中在祈暮雨所言的第二个可能性上,一时没有答话。

    “爹爹,我死也不会嫁给那个傻子!你真要坚持,我早晚都会离家出走,永远不回祈村了!”就在此时,祈舞压抑的怒火终于爆发,两手握拳,小母老虎一样瞪着祈承业。

    摆摆手,祈承业说道:“我自然不会让你真嫁给星瞳,只是星和对我祈村有恩,我又答应了他,要照顾星瞳到十七岁。嗯,你和星瞳只是订个婚,走个形式而已,过两年我就将你们的婚约就解除,你和他不会有什么瓜葛。”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爹爹怎么会狠心到去牺牲小妹的终身幸福。”祈暮雨笑着松了一口气,“你这丫头这下子放心了吧?”

    “订婚说出去也不好听!”祈舞板着小脸,哼哼道:“一订婚就要忍受人家的流言蜚语,还要忍受整整两年,我可受不了,我会无法集中精神力修炼!要是两年的时间,我的境界一只停滞不前,你们可别怪我不争气!”

    话罢,祈舞气鼓鼓的,又任性地飞奔离开了。

    这句话一出,祈承业、祈承志兄弟神情同时一变,真正被击到痛处了。

    两兄弟在祈舞身上寄托了太多的希望,都期待依靠祈舞的超强修炼天赋,帮助祈村翻身,完成他们内心的理想。

    这一切,都建立在祈舞的不断突破中,如果二十岁之前祈舞还无法迈入先天界境,那么他们所有的努力都将白费。

    两兄弟愁眉苦脸,唉声叹息,满是无奈苦涩。

    祈暮雨将一切看在眼底,她暗暗挣扎着,芳心涌出阵阵的痛楚。

    许久许久,她忽然幽幽道:“就由我代替小妹和星瞳订婚吧?我天赋不如小妹,

    二十岁前应该是无望跨入先天境界的,小妹……会是家族的希望,我这个做姐姐的,为了家族,为了小妹,应该要多担当一点。”

    两兄弟没料到祈暮雨竟然主动承担下去,心生意外时,两人也神色酸楚,同样心里不好受,不知该说些什么。

    祈暮雨勉强笑着,那笑容让两兄弟愈发心酸,愈发的无地自容,“爹爹,三叔,你们不用觉得为难,我毕竟比小妹大一点,比她能看得开,我……能受到了的。

    我知道你们为了家族做出了很多牺牲,忍耐的有多么的辛苦,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也该承担一些责任了。”

    “哎,委屈你了。”祈村家主眼角湿润,垂头叹道:“都是爹爹没用。”

    “和爹爹无关,我知道爹爹心里也很难受,一切就请爹爹安排了。”祈暮雨轻声细问的宽慰道。

    两兄弟唏嘘感叹,就在这厅堂中,定下了祈暮雨和星瞳订婚的日子,确定了此事。

    ……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下了一场大雨,星瞳早晨没有来祈村饭堂吃早餐,而是来到了祈村药山的洞中。

    星瞳走在通往矿洞的山间石路上。

    春夏交替之际,天气无常,雷雨密集,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阴沉下来,山风呼啸。

    “轰隆隆!”

    雷鸣中,闪电逐渐隐现,如龙蛇浮游天际,摇首摆尾。

    求点击

本站推荐:伏天氏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太古神王元尊诸天至尊大主宰武神主宰万古天帝医武兵王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无名怪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燃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集祈c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集祈c鲁并收藏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无名怪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