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朱门贵女守则 > 第315章 波云诡谲

第315章 波云诡谲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8.com,最快更新朱门贵女守则最新章节!

    椒房殿氛围低沉,偶有走动的宫人瞧见姜姑姑忙止步行礼,遥遥蹲身,不敢上前打扰。

    姜姑姑一概不理,自顾呆站出神。

    即便她办砸差事因小吴太医当众受过罚,椒房殿内外仍无人敢轻视她。

    因为她足够忠心,贵妃依旧信任重用她。

    掩盖在衣袖下的掐痕却一跳一跳针扎似的疼,她不怨贵妃拿她撒气,但不知怎么的,脑中总会浮现尚郡王妃那位奶娘的脸。

    那也是个忠名在外的人物。

    借姜元聪挑拨椒房殿东宫、算计七皇女,本该死不足惜,可不该连家中幼孙都下场骇人,无辜无知地被抱进慎刑司跟着送进黄泉。

    她也有家人也有孙子,那么小的人儿正牙牙学语,逢年过节每回见她,都会扑进她怀里嫩声喊着祖母。

    她已经包好过年红封,打造成生肖的小巧金锞子,最得孩子喜欢,她早就准备好要给大孙女小孙子。

    想起那位奶娘,竟让她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而想起家人们,她自认人非草木,她的忠心和家人性命哪个更重?

    她愿意生死追随贵妃,她的家人呢?

    姜姑姑脸色微白眼神游离,不自觉抱住隐隐作痛的手臂,游魂似的重新迈步,恍惚间身前一暗,定神看清来人不由一愣,“怎么是……你?你来做什么?”

    “怎么是你?你来做什么?”念浅安也正一愣,看着仆随其主满脸憨气的药童问,“还没到请平安脉的日子,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小吴太医呢?”

    “就是公子让小的来的。”药童不善言辞,话说得含糊,“说是有事儿私下请教近水姐姐,想问娘娘借人。”

    念浅安又是一愣。

    近水的医术是吴老太医教的,小吴太医反过来请教近水确定没毛病?

    上次陈宝私下请教过近水,毒害常贵人中途未遂。

    这次社会小吴想请教近水,难道也想毒害哪个贵人?

    医毒不分家。

    医术上社会小吴完胜。

    装备上社会小吴完败。

    近水坐拥大把有毒有害药材,当初可是想尽办法才混在她的嫁妆里夹带进宫的,近水能暗搓搓捯饬药粉,身为太医的社会小吴进宫出宫查得严,真想利用医术干点啥,反而不如近水方便。

    言而总之,社会小吴找近水铁定没好事儿。

    念浅安咂摸出结论,见药童一问三不知,只得借人并附赠两大盒甜点。

    近水这回没犯二,只要主子没交待不准说,她就什么都说了,“小吴太医跟奴婢讨了几味药材,干什么用的没说,奴婢倒是想问,小吴太医不说药理净说大道理,话题扯得八千里远,啰嗦得奴婢差点没忍住揍他。那几味药材虽都有毒性,但只要配伍得当,一样能治病救人。”

    太医院也有不少有这类药材,管理超严格,太医们用来救人可以,用来害人就是自己找死。

    小吴太医果然没安好心。

    不然不会偷偷求药材。

    近水说不出所以然,念浅安也猜不出所以然,很干脆地将疑问甩给绝对比她熟悉宫斗的土著亲夫。

    亲夫这几天回来得很早。

    衙门已经封印,六部官员却得苦逼加班,彻查川蜀庶务的一派,上了姜家船下不来的一派,见天吵得眼红脖子粗,皇上放任自流,椒房殿圣宠不减,甚至还允姜贵妃留宿养心殿。

    如此恩典,早年周皇后也有过。

    可周皇后是正妻,姜贵妃只是贵妾。

    户部兵部大佬看在眼里,旁的不敢深想,只加班加点调拨粮草发往边关。

    眼下谁都不敢触霉头,生怕也被打上懈怠渎职的罪名。

    倒省得詹事府再为后续粮草头秃扯皮了。

    楚延卿公务办得顺遂,回家早心情好,听媳妇儿叽叽咕咕说完,才半阖起手中闲书看向媳妇儿,眉心微蹙,并不正面回答,“父皇的脉案,一向只由太医院院正负责。院正进太医院前,曾在吴氏药铺当过坐堂大夫,医术上没少得吴老太医点拨,后来能做上院正,也是吴老太医保举的。”

    皇上脉案属于高度机密,而皇上的专属太医受过吴老太医提拔,平日里同样不吝于提拔、关照小吴太医。

    不管小吴太医想干啥,被、干的肯定不会是皇上。

    那会不会是……

    “姜贵妃?”念浅安大胆猜测,爪子划过喉咙弹舌嘚一声脆响,“爱过睡过龙心不再,弃之毒杀之一了百了?”

    她一副痞气十足的土匪样,楚延卿眉心高挑,被媳妇儿逗得闷声大笑,拉着媳妇儿的爪子狠狠啄一口,“圣心就圣心,浑说什么龙心?姜大都督还在押解路上,父皇若是有心一了百了,何必下旨拿人?”

    笑完神色微敛,“圣心如何,谁都左右不了。刘总管口风紧,他不接我的试探,但绝不会在伺候父皇上头出纰漏。做太医的口风就更要紧了。吴正宣此举虽古怪,但若是奉命行事,同样不是你我能左右的。”

    小吴太医面憨心不憨,并且很社会。

    只要皇上好好儿的,管他姜贵妃好不好。

    念浅安这么一想就不好奇了,深谙好奇害死猫是真理,于是抽出爪子话题翻篇,对着亲夫颐指气使,“孩儿他爹,继续念睡前读物吧?”

    念个鬼!

    他已经偷偷命人清理过一遍媳妇儿的藏书了,所谓睡前读物捏在手里念了两页,居然又是一本难登大雅的市井话本!

    楚延卿越想越好气,反手倒扣闲书,将媳妇儿捞进怀里,动作小心力道轻柔,照着媳妇儿腰侧一拍,“是谁说要置身事外,少琢磨乱七八糟的事儿的?话是你说的,书也是你要我念的,小笨兔子天天听这些,胎教能好?嗯?

    念浅安内心很鄙视:亲夫个土老冒,不就是夹杂着那啥情节的武侠话本吗?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不就行了,大惊小怪个啥哟!

    表面却很无赖,“小笨兔子听得多了,早早养成一副热血心肠不好吗?孩儿他爹,小笨兔子想听说书。”

    才怪。

    纯粹是她又懒又闲,不用费眼就有免费说书听,简直美滋滋。

    偏偏一本正经地搔中亲夫痒处,树恩夫君小六郎啥的,通通比不过孩儿他爹的杀伤力。

    接连被暴击并且立即放弃反抗的楚延卿:“……再叫一声?”

    妻纲很正并且叫得很愉快的念浅安:“……孩儿他爹?”

    夫纲不正的楚延卿绷不住飞扬眉眼,低沉嗓音嗯得前所未有的好听,搂着孩儿他娘摇呀摇,有一句没一句念书,有一下没一下亲孩儿他娘。

    他把跳过的那啥情节,全酌情施加在媳妇儿身上。

    亲的地方包括但不限于嘴。

    念浅安乐极生悲,扼腕于不能真的那啥,只得边适当回应,边集中精神听书。

    灌了满耳朵仗剑江湖,梦里却全是各式宫斗套路。

    不好奇探究是一回事,坐等吃宫斗瓜是另一回事。

    结果养心殿平静如水,椒房殿圣宠如旧,皇上好好儿的,姜贵妃也好好儿的。

    说好的雷霆雨露皆是宫斗呢!

    念浅安很气,坐等吃瓜未遂,这会儿正坐等吃除夕宴。

    宫里过除夕,夜里摆的是纯家宴,不分男女内外团团坐了满殿。

    李菲雪虽“舍不得”知土,但更舍不得阻碍知土“前程”,亲自操持送完知土出宫发嫁后,又“病”倒了。

    她没出席家宴,已更改玉碟立为康亲王府世孙的十一皇子,自然也不再有座席。

    毅郡王远在边关,尚郡王的请安折子五天一封雷打不动,可惜全都石沉大海,皇上仿佛忘了这茬,又仿佛有意借尚郡王府抬椒房殿,稳定宫中人心,好叫所有人都看清楚,御下不严得罪椒房殿的尚郡王府,仍在闭门思过。

    自从儿子儿媳双双自闭,就一味深居简出的静嫔赫然在座。

    她本性懦弱,惊惶忧心之下消瘦得肉眼可见,不敢看皇上和姜贵妃,游移目光却透着掩饰不住的满足。

    儿子这么多年膝下空虚,如今终于传出喜讯,即便有喜的贵妾姓姜怀的只是庶出,她仍觉得欢喜无比。

    何况皇上虽没松口解除禁闭,但还是派了太医看望,更有不少赏赐。

    静嫔抿着嘴笑,接连喝了几杯果酒。

    念浅安收回落在静嫔身上的目光,掠过乐平郡王夫妇看向上首。

    皇上奉陈太后同座,左首周皇后右首姜贵妃,母子妻妾一家欢。

    一切看起来都很和谐,并且很喜庆。

    念浅安却觉得禁廷似深海,表面风平浪静,内里波云诡谲。

    她东瞟西瞟,暗中观察殿内众生相,不耽误大快朵颐吃得喷香。

    时不时就要看她一眼的陈太后见状又高兴又欣慰,噗嗤出声,连连道好,“可见我那未出世的小曾孙是个体贴娘亲的,小六媳妇能吃能喝最好不过!明年除夕宴,我可得加个座儿,也带我那小曾孙香喷喷地吃上一顿,到时候,皇帝皇后都别跟我抢曾孙!”

    她也盼着念浅安一举得男,说得好像其他皇子膝下没她亲曾孙似的。

    陈太后公然偏心,谁都只有捧场的份儿。

    昭德帝见她高兴,自然出言附和,“一会儿又是歌舞又是大戏,别吵着小六媳妇肚里的孩子才好。小六媳妇若是吃饱喝足了,就随小六一起先道乏吧。”

    他语带打趣,陈太后深觉熨贴,“正是皇帝这话,小六媳妇是双身子,今儿不必跟着守夜,只管早早退席歇息去。”

    念浅安起身谢恩,一转身就冲亲夫飞了个小眼神。

    家宴大殿就在万寿宫左近,小夫妻俩携手告退,飘进万寿宫后花园,停在梧桐树下。

    树上挂着彩灯。

    睿亲王府已经发完丧,满天下除了陈太后和周皇后,谁都不配皇上服丧。

    各处白纱灯笼挂足七天,重新被红红绿绿替代。

    宫外放起烟火,陈宝也将一箱箱烟火抬到树下。

    他驾轻就熟,念浅安和楚延卿同样熟门熟路,二人一起点燃的烟火在半空中绽放,照亮朱门坊一角。

    年年如此年年放,放给魏明安看。

    身为魏明安本安的念浅安抬头笑看,摸了摸捂着她耳朵的大手,“新年到了。”

    “新年快乐。”楚延卿低头亲媳妇儿脑袋,桃花眼倒映烟火,“给你和小笨兔子的。”

    念浅安接过双份红包努点银票,揣进怀里踮起脚尖,回了个超大的亲亲。

    周身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夜半停歇,转天晴空万里。

    初一新年朝贺,家宴变宫宴。

    早睡早起的念浅安跨出门一看,瞬间惊呆,“这啥玩意儿?”

本站推荐: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万古神帝绝世高手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顾少宠妻成瘾地府朋友圈

朱门贵女守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燃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鸿一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鸿一菌并收藏朱门贵女守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