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农门妇 > 第135章 番外三

第135章 番外三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8.com,最快更新农门妇最新章节!

    瑶儿跟玲珑一出了龟兹皇宫,就听见热烈的鼓声,街上戴着面具的男女,伴着鼓声正在跳乞寒舞,且歌且舞,并把皮袋子里的水泼向对方,也会泼向周围的行人,整个伊逻城仿佛都陷入欢乐之中,乐声,鼓声,笑闹声,炒热了寒夜,让人不知不觉便会融入其中。

    瑶儿一出来就买了一个狰狞的魔鬼面具戴在脸上,东钻西钻,想把玲珑甩掉,可惜一直没成功,玲珑就像影子一样跟着她,有玲珑在,自己哪能跑的了啊,要是等逊哥哥来了,一准儿会压自己回去,别说找宝藏,恐怕以后再想来西域都不可能了。

    逊哥哥的性子瑶儿还是颇为了解的,虽说对自己百依百顺,可有些事儿绝不会让步,所以,不想被抓回去就得把玲珑甩掉才行。

    正想着,忽见前面不远有一大队跳乞寒舞的过来,灵机一动,从旁边人手里抢过皮袋子,对着后头的玲珑泼了过去。

    瑶儿一泼,周围的人纷纷把水泼向玲珑,瑶儿趁机钻进舞队中跑了,等玲珑脱身,哪里还有瑶儿的影子,满街都是跟瑶儿一样的面具,抓一个不是,二个也不是,玲珑跺了跺脚,就知道瑶儿小姐出来准没好事儿,忙叫人回去给大郡主送信,自己在人群中接着找。

    再说瑶儿,七钻八钻终于甩掉了玲珑,回头看看,嘻嘻笑了一声,找人买了一匹马,纵身上马奔着城门去了,。

    刚出城门就看见拓跋烈跟古奇站在那儿,瑶儿摸了摸自己头上面具,想起慧姐姐的话,便打算离拓跋烈远些,正想从他们身边过去,忽然拓跋烈拦住她的马头。

    瑶儿急忙勒马:“你做什么拦着我?”

    拓跋烈定定看了她半晌儿:“倒是在下眼拙了,竟没瞧出小南竟是女子。”

    瑶儿抓住缰绳:“女子又如何,莫非二王子忘了,你我已经两清了。”

    拓跋烈目光闪了闪:“若在下没记错的话,小南答应过要跟在下平分宝藏,这会儿你既然从伊逻城出来,想必是去找宝藏了。”

    瑶儿撇撇嘴:“你对宝藏不是没兴趣吗。”

    “可是我现在改主意了,你说的对,我费尽心思假扮沙匪,不就是为了金银吗,若有宝藏何必再去抢,所以,在下打算跟小南一起去。”

    瑶儿:“听说白丽公主对二王子颇为青眼,白丽公主可是西域第一美人,而且是龟兹王唯一的妹妹,嫁妆丰厚,你若能娶她,就可以得到龟兹国相助,夺取东胡王位应该颇有胜算。”

    “我拓跋烈若想要王位,凭的是能力,若要倚靠女人,这样的王位不要也罢。”

    瑶儿翻了个白眼:“随便你,要是舍得美人就来吧。”说着一鞭子挥下去,马嘶鸣一声,从拓跋烈头上腾跃而过,朝着城外的神山而去。

    古奇吓了脸都白了,拓跋烈却哈哈大笑,跟古奇道:“等我办完事儿就回去。”说着翻身上马,一夹马腹,追着瑶儿走了。

    古奇叹了口气,本来还说主子喜欢上了男人,可谁想,这小子竟是女的,只不过,如此跳脱的女子,怎么当他们东胡的王妃,而且,她到底是谁?能得龟兹王后亲自护持,应该不是平常人,莫非是南蛮王族女子,不像啊,倒像大齐的人,可大齐如今的皇上,膝下并无公主,难道是世族千金?想到此,古奇忙摇头,怎么可能,大齐礼教森严,若是世族千金,怎会不远万里跑到这伊逻城来,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不说古奇怎么想,拓跋烈只觉从未有一刻如此爽快过,虽说寒风凛冽,依然挡不住心里的快意,有那么一瞬,他甚至想就这么跟她策马天涯,从来都不知道世上竟有这样的女子,见她越跑越快,拓跋烈笑了一声,这丫头休想甩掉自己,催马上前追了过去。

    到了神山下,勒住马,瑶儿侧头看了眼拓跋烈:“二王子的马的确神骏。”

    拓跋烈道:“你若喜欢,回头我送给你,如何。”

    瑶儿摇摇头:“君子不夺人所好,二王子自己留着吧。”王记如今在胡地有了自己的牧场,引进西域大宛国种马跟胡马杂交出来的战马,可比平常的马匹强太多了,而且,姐夫还送了自己一匹真正的汗血宝马,自己起了名字叫小红,如今正在武陵源自家的马厩里呢,这次匆忙出来,不定小红多想自己呢。

    想到此,不禁有些想家了,还有逊哥哥,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神山,等找到宝藏,自己就回去吧,没准还能赶上过年,省的娘唠叨自己,不过,这神山脚下怎会有寺庙?

    驱马走的近些,看清了寺庙上的匾额,不禁愣了一下,竟是普惠寺,瑶儿仔细看了看这座普惠寺,竟跟冀州府深州府的普惠寺一模一样。

    拓跋烈见她看着寺庙匾额发呆,不禁道:“普惠寺的方丈就是刚才龟兹国国师,净远大师。”

    瑶儿愕然:“你说刚那个老和尚是净远大师?”

    拓跋烈点点头:“净远大师佛法高深,在西域德高望重,龟兹王能拜大师为国师实乃造化,净远大师便是普惠寺的主持,想进神山,必须过普惠寺,故此,一般人是进不去神山的。”

    瑶儿点点头:“这个你就放心吧,我自有法子进去。”说着上前扣门,不大会儿功夫,出来一个小沙弥,双手合十:“不知施主可是姓王?”瑶儿点点头。

    小沙弥:“方丈大师有言,若是姓王的施主便请入内,方丈大师正在禅房相候。”

    瑶儿点点头跟拓跋烈进了寺,到了里头客堂,小沙弥拦住拓跋烈:“请施主在此待茶。”

    拓跋烈眉头皱了皱,瑶儿道:“都已经到了这里,二王子还怕我跑了不成。”拓跋烈深深看了她一眼,坐在椅子上。

    瑶儿见小沙弥没有引路的意思,便自己进去了,这里外头瞧着跟普惠寺一模一样,内里更是毫无二致,瑶儿常去普惠寺,早已异常熟悉,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了禅房。

    禅房外站着个沙弥,见她进来双手合十,请瑶儿进去,瑶儿脱了脸上的面具,整了整衣裳,净远大师不是慧明,娘虽然总说大师是个财迷的老和尚,却是自己的长辈,拜见长辈,礼节不能有失。

    瑶儿走进去,对着蒲团上的净远大师躬身行礼:“瑶儿给大师见礼了。”

    净远大师睁开眼:“你娘还好吗?”

    瑶儿道:“劳大师动问,娘很好。”说着眨眨眼:“大师这一走就是十年,娘很是惦记呢,慧明方丈也颇为想念大师,大师真不打算回去了吗?”

    “阿弥陀佛,出家人四海为家,回不回去有什么打紧。”

    瑶儿:“虽如此说,可您老也不能总在西域待着啊。”

    净远大师:“你来神山莫不是为了宝藏?”

    瑶儿眼睛一亮:“大师也知道宝藏的事?”

    净远大师站了起来:“你跟我来。”瑶儿跟着他从禅房后头出去,过了一个长长的廊子,尽头是一个石窟,石窟四周绘满了壁画,壁画绘制的不是佛经故事,而是藏宝的经过,木圣人果然把宝藏藏在了这龟兹国的神山里。

    “大师是因这些壁画,才在此建普惠寺的吗?”

    净远大师:“当初老衲游历西域,阴错阳差发现神山石窟里所绘壁画,便在次建了普惠寺。”

    瑶儿眨眨眼,心说怪不得娘总说净远大师是财迷呢,果然是真的:“那大师可找到宝藏了吗?”

    净远大师摇摇头:“老衲在此近十年了,也不曾找到宝藏的蛛丝马迹,而这些壁画所记载的东西,老衲也参悟不明白,老衲曾捎信给你娘亲,希望你娘能来龟兹一趟,你娘却始终没答应。”

    瑶儿道:“娘现在天天在家含饴弄孙,对宝藏才不感兴趣呢,不过,大师也别急,我娘虽然没来,我不是来了吗,师公说我比娘聪明,或许能解开其中之谜。”

    净远大师诵了声佛号,眼里尽是笑意,领着她进了旁边的小门。瑶儿不禁张大了嘴巴,竟然有这么多壁画,而且,这上面绘的故事着实有些诡异,怪不得大师参悟不出呢,不过,很多是娘给自己讲过的。

    从自己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她家娘亲跟别人不一样,她懂得许多比人所不懂得东西,她见过别人从没见过的世界,那些做梦都不会梦到的世界,娘会偷偷跟自己说起,她有时会说她来自另一个世界,木圣人跟娘一样,也是那个世界的人,这些话若是别人听了,肯定以为娘疯了,可自己却觉得,娘的话是真的,因为娘说的那个世界的种种,那么具体而鲜活。

    而这些壁画记载的,便是那个世界的东西,她看到了飞机,看到了学校,甚至,还有高耸云端的高楼,原来娘的世界竟是这样子的,而木圣人为什么会把这些,用这个方式记在遥远的西域呢,宝藏真的在这座神山里吗?

    瑶儿缓缓走到尽头,愣愣看着最后一幅画发呆,最后一幅是一副冶铁图,冶铁图旁边用拼音字母记载的……瑶儿看了一遍,竟是提炼铁矿的法子。

    如此说来,莫非……瑶儿低头把自己腰上的荷包取出来,从里头拿出指南针,上头的磁针来回摆动……瑶儿暗道,木圣人所指的宝藏,莫非就是这座矿山……

本站推荐: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最强狂兵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最强狂兵绝世高手万古神帝重生之都市仙尊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顾少宠妻成瘾

农门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燃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农门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