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8.com,最快更新农门妇最新章节!

    “何大哥说,俺们男人就不能让媳妇儿降住,那样儿没出息。”大郎蹲在鸭舍旁边,一边儿看着碧青喂鸭子,一边儿叨咕。

    碧青知道这话是何进说的,何进比大郎大,而且是个颇古板的汉子,事实上,这里的男人大多跟何进的想法一样,觉得听媳妇儿话就是丢男人的脸,觉得男人就得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碧青撇撇嘴,这是男权社会的弊病,让这些男人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主宰,媳妇儿的功能除了上炕就是生孩子,自己这么想,也见不得别人不一样,这就是何进的心理,简直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吃了晚上饭,王兴就家去了,坑边儿的地,明儿还得翻一遍儿,麦子地也得松土,虽说大郎回来了,小五两口子也没走,秀娘说家里没活儿,干待着婆婆要说闲话,索性就这儿住些日子再回去,来的时候连换洗的衣裳都带来了。

    碧青心里知道,两口子就是想帮着自己干活,碧青也不说客气话,两家走到今儿这样,再说客气话,反倒不实诚,今儿跟秀娘说的那些话不是玩笑,碧青是真这么想,有难一起担着,有好日子也一起过。

    王家本来人口就少,大郎还不怎么在家,有小五两口子,也能彼此照应着,就是房子有些小,自己跟婆婆秀娘带着狗子住东屋,西屋里大郎哥俩儿,何进加上小五,虽说住下了,却也满满当当的。

    这会儿婆婆跟秀娘还在做针线,西屋也亮着灯,窗户上映出二郎看书的影儿,小五跟何进累了一天,这会儿早躺下了,只有大郎跑了出来,说这些有的没的废话。

    碧青懒得搭理大郎,把麦糠兑的鸭食倒进去,就想进屋,大郎哪能让她走,从昨儿回来就盼着能跟小媳妇儿单独待会儿,一直没得机会,今儿又干了一天活儿,明儿还好些活儿呢,若自己不找机会,这十天一晃就过去了,白想小媳妇儿了,不成。

    想着,一下子窜了起来,抓着小媳妇儿就往柴火棚子里头拽,碧青没防备他忽然袭击,手上的鸭舍盆子掉在地上,哐当一声,摔成两半。

    何氏在屋里听见声儿,忙问了一声,碧青刚要说话,嘴就给大郎的手捂上了,冲屋里喊了一声:“娘,是鸭食盆子掉了,我正帮着碧青喂鸭子呢。”

    何氏一听,脸色一变,放下手里的活计,就下了地,左右找了找,抄起炕笤帚:“这个混账,刚回来就惦记祸害他媳妇儿,看我不打死他。”说着就要往外走。

    秀娘一愣,急忙拉住何氏:“婶子您可别去,大郎哥跟嫂子闹着玩呢,您去了像什么话,您放心,大郎哥知道疼嫂子,今儿大郎嫂子剁肉馅,都舍不得,让二郎回来帮忙,这疼都疼不过来,哪舍得祸害嫂子,这一晃三个月不见,两口子说两句小话,您这当娘的还非得听不成。”

    何氏觉着秀娘的话在理儿,侧着耳朵听了听,没听见碧青叫娘,才放下笤帚疙瘩道:“我是怕你大郎哥不知道轻重,你嫂子年纪小,身子弱,禁不住他缠。”

    秀娘捂着嘴笑了几声道:“摊上婶子这样的婆婆,嫂子真是个有福的人。”说着脸色有些暗,何氏知道她又想起了小五娘,拍了拍她的手:“你婆婆糊涂,耳朵根儿子软,你那几个嫂子心又不好,见小五疼你,你两口子的日子好过,心里就嫉恨,一个一个在你婆婆跟前说小话儿,你婆婆的心不坏,就是嘴碎爱叨咕,你只给她个耳朵听着就是了,别跟她一样,更别往心里去,把你们的日子过好了,比什么都强,有道是一分厚道一分福,你跟小五是厚道人,福气也比那几个都大,让他们算计去,看最后把自己算计进去拉倒。”

    秀娘这才点点头,不说何氏跟秀娘说什么,且说大郎,一句嚷完了,见碧青还跟他拧着劲儿,一弯腰把碧青抱起来钻柴火棚里去了。

    碧青刚要捶他,就给他按在了麦草里,前几天为了垫鸡窝鸭舍,新翻的麦草,晒的细细软软,给蛮牛按在上头,半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

    女孩儿的发育,很奇妙,大郎上次回来的时候,自己也就刚开始发育,因为胸前那种疼痛,她上一辈子经历过一次,所以,分外熟悉。

    这短短的三个月的时间,胸前已经有了两个小鼓包,不大但少女的特征已经显了出来,毕竟已经十三岁了,如果不是在沈家村挨饿,影响了发育,十三岁的自己,应该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正想着,忽然嘴上一痛,碧青回过神来,蛮牛正趴在自己身上,激动万分的啃自己的嘴,碧青一点儿都不夸张,就是啃。

    柴火棚子里黑,看不清蛮牛的脸,可听得见声儿,这厮气息粗的呼哧呼哧的,跟干了多大的力气活儿一般,大手也开始不老实,在自己身上乱摸。

    碧青挣出一只手,从他衣裳里头伸进去,找到他腰上那条肉,捏住用力一扭,大郎闷哼了一声终于放开了她,不过也只一瞬,又要亲过来,碧青眼疾手快的用胳膊挡住他道:“你再乱来,我就喊娘出来。”

    大郎下意识就来捂她的嘴,碧青张口就咬了他一下,碧青这口毫不留情,大郎咬着牙道:“你是我媳妇儿,让我亲一口能少块肉啊。”黑暗中都能听出蛮牛的不满。

    碧青忍不住笑了一声,低声问他:“你真想亲我?”

    大郎忙点头,纳闷小媳妇儿问这个做什么,忽听小媳妇儿说了句:“真想亲就得听我的,我让你怎么亲,才能怎么亲,你应不应?要是不应,我就喊娘出来,若是应了,我就不出声儿,怎么样?”

    大郎哪想会有这样的好事儿,只要让自己亲上小媳妇儿的小嘴,怎么着都成,忙点头如捣蒜:“成,我听媳妇儿的,你让我怎么亲就怎么亲。”说着还小心的问了一句:“媳妇儿你不是哄我的吧。”

    碧青白了他一眼:“不信拉倒,你放开我,我回去睡觉。”说着就推大郎,大郎哪肯放她走,忙一叠声道:“信,信,怎么不信,媳妇儿说怎么亲就怎么亲,我听媳妇儿的。”口气急慌慌,生怕碧青走了。

    碧青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伸手拍了拍他的脸,低声道:“刚你不说听媳妇儿话没出息吗,这会儿可不是我逼着你听我的吧。”

    大郎伸手抓住碧青的手,啪叽亲了一口:“不是媳妇儿逼我的,是我自己想听媳妇儿的,媳妇儿你就别馋你男人了,快说怎么亲?”

    碧青呵呵笑了两声:“你先松开我。”大郎依依不舍的放开她,碧青站起来,一转身,把大郎推到麦草垛上,凑近他小声道:“把眼睛闭上。”

    大郎就觉着自己胸膛里那颗心,扑腾扑腾跳的别提多快了,仿佛只要自己一张嘴,就能从嘴里跳出来一般,但还是闭上了眼。

    今晚的月亮大,月光从外头照进来,碧青能清楚看见大郎紧紧闭着的眼,可那气息仍然粗重非常,而且有越来越粗重的趋势。

    这对碧青也是个考验,活了两辈子,还是头一次主动亲一个男的,真有点儿不适应,可如果自己不主动,由着蛮牛折腾,自己这张嘴明天就没法儿见人了,这么大的男人,还让自己教接吻,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碧青努力做了一下心理建设,轻轻靠近大郎,直到嘴唇贴在那张大嘴上,大郎的反应是立刻张开嘴要啃,碧青立刻缩回来一些,警告他:“不许动。”

    大郎忙闭上嘴,碧青这才又亲上去,在蛮牛的唇上,停了一会儿,犹豫是不是继续下去,再继续可就成舌吻了,蛮牛的自制力基本是负数,如果勾起这厮的邪火,自己可危险了。

    想到此,忙缩了回来,低声道:“以后就这么亲我,记住了。”见大郎点头,碧青扔下句:“不早了,快睡吧。”一溜烟跑了。

    大郎摸着自己的嘴唇呵呵傻笑,虽说有些意味未尽,可那软软香香停留在嘴上的感觉,真他娘的爽透了。而且,刚才小媳妇儿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大郎能清楚感觉到她胸前两个小小的鼓包,大郎还记得三个月前,自己摸的时候还是平的,现在就鼓起来了,这么下去,等自己麦收回来,说不准又会大些。

    想着小媳妇儿一天比一天鼓起来的胸,大郎就忍不住热血沸腾,恨不能一晃眼儿,小媳妇儿就长成才好。

    碧青在外间屋洗了把脸,就着油灯的亮儿,在水里照了照,还好,除了脸有些诡异的红,其他还算正常,拿手巾抹干了水,才进屋。

    何氏见她好端端的,才算放了心,秀娘瞧着碧青笑,把碧青笑的心里毛毛,把炕桌挪下来道:“灯下做活儿伤眼,早些睡吧,明儿再做也一样。”说着爬上炕铺褥子。

    秀娘趁着何氏去茅房的功夫,小声道:“嫂子,我倒不知咱们院里还有蜜蜂?”

    碧青一愣:“胡说,这才开春,哪来的什么蜜蜂?”

    秀娘笑道:“没蜜蜂,嫂子的嘴是什么东西蛰的?”

    碧青还没说话呢,忽听西屋里二郎的声音传来:“大哥,你的嘴怎么了?”

    “唔……那个,蜜蜂蛰的。”噗嗤……秀娘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凑到碧青耳边儿道:“原来今儿有两只蜜蜂,。”饶是碧青也不禁老脸一红,打了她一下子:“就你明白,回头让大蜜蜂蛰死你,睡吧,看吵醒了狗子。”等何氏回来吹灯睡下不提。

    转过天,又翻了半天地,施了一遍肥,平上,就该栽树了,道边儿就有不少杨树,王兴儿跟小五今儿要把坑里的泥挖出来,倒进坑边儿的肥池子里沤着,省的追肥的时候没有使唤的,碧青叫二郎领着大郎跟何进去砍杨树枝儿。

    何进道:“不就砍点儿杨树枝子吗,二郎不用去了,我跟你哥俩个人,一会儿就能砍几捆回来。”

    二郎道:“不成的,你们不知道要砍哪颗树?”

    何进不在乎的道:“哪棵树不一样,反正是杨树枝子就行呗。”

    谁知二郎脑袋摇的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要砍嫂子做了记号的。”说着提着斧子先头带路去了。

    何进见大郎一副听媳妇儿话的老实样,也只能咕哝一句,跟着去了,到了地儿,一边儿砍杨树枝一边儿道:“这不都一样,有啥区差别啊,难道这颗杨树种出来能结果子不成。”

    二郎道:“何大哥您看这颗我嫂子做了记号的杨树,长得比旁边儿的那颗直顺许多,而且,上头也没有虫子掏的洞,这样的杨树枝子栽上,虽然不能结果子,但能成材,长得直顺,就能做檩条,多长几年还能做房梁,将来要是俺家盖大房子,就不用愁木料了。”

    何进哈哈笑了起来:“你倒是想的远,你嫂子种了那么多杨树,打算盖多大的房子啊,再说,你家满打满算才几口人,盖这么大房子住的过来吗?”

    何进本是一句玩笑话,不想二郎却认真的道:“俺家人口不多,可还有咱嫂子家呢,俺娘说了,忙过这阵儿让小五哥把嫂子家的人都接过来,省的俺嫂子天天惦记着,两家人守在一起过日子,人多更热闹。”

    何进眉头皱了皱眉,拉着大郎到一边儿,小声问:“你兄弟说的是真的?”

    大郎点点头,这话儿前儿夜里,娘就跟自己说了,大郎也觉得应该,小媳妇儿嫁到自己家,那边儿的爹娘就是自己的丈人丈母娘,小媳妇儿的兄弟妹子就是自己的小舅子小姨子,都是一家人,没说自己家吃饱了,瞅着丈人丈母娘挨饿的理儿。

    她娘说的是,管别人说什么呢,一家子过好日子最要紧,所以,大郎打算不让小五去接,等麦收自己回来的时候,拐个弯儿把丈人一家子接过来。说起来,媳妇儿娶了,自己可还没给丈人丈母娘磕头呢。

    何进忙道:“大郎你傻了,真打算养你媳妇儿一家子不成,又不是招赘上门的女婿,犯得着吗,是不是你媳妇儿说的?”

    大郎摇摇头:“俺媳妇儿没说,是俺娘说的,深州那边儿连着闹了几年灾荒了,颗粒无收,俺能眼睁睁瞅着丈人一家子饿死不成,俺虽是当女婿的,也该尽这个孝,再说,家里如今也不缺粮食,添几个双筷子的事儿,也吃不穷俺家。”

    何进实在理解不了大郎,女婿做到这份儿上,天底下有几个,家里统共就五亩地,即便免了田税,一年到头能收多少粮食,他这小媳妇儿瞧着也不像勤俭过日子的人,哪个庄户人家顿顿有荤腥儿,瞧大郎家的饭,从早到晚,哪顿不见肉,这么过下去,一年能剩几个钱。

    何进是不信什么种藕养鱼的,这些钱还不是大郎拿军功换的那些金子,如今还要接娘家人来,那可是好几张嘴呢,一年得吃多少粮食啊。

    更何况,外乡人分不了地,这么多口人就五亩地的收成,又吃又住的,不指着大郎的月俸银子,靠什么活着,小舅子娶媳妇儿,小姨子嫁人,这以后可都成大郎的事儿了,。

    依何进想,大郎就是犯傻,让他那小媳妇儿哄迷了心,可看他那样儿,自己再说什么也没用了,索性闭嘴不言语了,省的讨嫌。

本站推荐: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最强狂兵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最强狂兵绝世高手万古神帝重生之都市仙尊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顾少宠妻成瘾

农门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燃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欣欣向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欣欣向荣并收藏农门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