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8.com,最快更新嫁纨绔最新章节!

    第九十五章

    柳玉茹将顾九思的话同周烨说了一遍,周烨便明白过来。他点了点头,应声道:“此事我会去找陛下说的,你们放心。”

    柳玉茹应了声,叹息着道:“拜托你们了。”

    周烨也没再耽搁,当下就去找了周高朗。柳玉茹知道他们会找合适的时间入宫,倒也不是很担心,便自己主动回了顾府。

    回到府邸之后,江柔顾朗华苏婉一家子人都在屋里等着,见她进了屋,顾朗华忙推着轮椅上来,焦急道:“九思如今怎样了?”

    “他在狱中还好吗?”

    江柔追着询问,柳玉茹点了点头,将情况如实回答道:“我在刑部买通了人,暂时不会怎样。九思让我找人试探圣意,我也已经找了周家,如今我们便安静等待着,我会及时打探消息,有任何情况,都会和公公婆婆先说。”

    江柔听了柳玉茹的话,内心焦急,她左思右想,终于道:“明日我和朗华带些礼物上门,去找以往熟识的人帮帮忙吧。”

    柳玉茹顿了顿动作,片刻后,她才僵着身子点点头,随后道:“也不过就是希望他们能在刑部多关照九思,不要让他吃苦,暂且不要到陛下那里去说什么,等明白陛下的意思,再说也不迟。”

    一家人商量好后,柳玉茹见所有人都沉着脸,便笑起来,吩咐了下人上饭菜,同所有人道:“大家也不用太过担心了,九思如今也是陛下宠臣,周大人的得力干将,周大人不会让他这么出事的,大家放心吧。”

    话是这么说,但所有人也就是点点头,桌上吃饭,谁都没能多吃半口。一顿饭吃得异常压抑,柳玉茹一面吃一面琢磨,等吃完饭后,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便叫了人过来,同其他人道:“派两拨人出去,一拨去扬州顺着之前叶大哥查出来的消息继续查洛子商,顺便把那个乞丐暗中护送到东都来。另一拨去泰州,查洛子商在泰州的行径,细察章大师的死。”

    吩咐完毕后,柳玉茹站在门口,她许久没有说话,一直看着刑部大狱的方向,直到印红唤她,她才反应过来。印红瞧着她的模样,忐忑道:“夫人,您也累了,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柳玉茹摇了摇头,摆手道:“我再去店里看看。”

    柳玉茹忙活的时候,花容已经在东都开了店,柳玉茹到了店里,花容店里的工人正在合上大门,看见柳玉茹,大家高兴道:“东家来了。”

    柳玉茹笑了笑,她往店里去,看了一下店里的情况。

    如今东都的店铺,主要是叶韵在打理,芸芸忙去洽谈其他各州分店的事宜,柳玉茹进门之后,同叶韵询问着近日生意状况,叶韵耐心答着,柳玉茹面无表情听完,同叶韵点了点头道:“近日辛苦你了,我去盘个账吧。”

    叶韵应了声,让人将账本都拿了过来,柳玉茹拿着账本,坐进了小屋里。

    小屋里是她惯用的桌椅,叶韵将账本放在她边上,给她点了灯,随后道:“那我先去带人整理一下屋子。”

    柳玉茹“嗯”了一声,没有多说,叶韵走了出去,柳玉茹听见门关上的声音,突然就觉得非常安稳。这个地方仿佛是她一个人的避风港,她脱了鞋,坐在椅子上,蜷缩起来,将算盘抱在怀里。

    其实账本她已经看过无数遍了,顶多也就是今天的账还没清理,可是顾九思入了大狱,她做完所有事儿,也就在这一刻,抱着算盘窝在自己的小房间时,她终于才有了些许安全感。

    她听着外面下起小雨,接近夏日,雨便开始总是猝不及防就来。柳玉茹抱着算盘,慢慢闭上眼睛,打了个小盹。

    叶韵在外面清点好了货物,又让人将货物放好位置,这时回过头来,才发现印红还站在门口,她走到门口,看了看屋里点着的灯,小声道:“玉茹还没出来?”

    印红摇摇头,叶韵皱了皱眉:“她天天都来盘账,应花不了这么长时间才对。”

    想了想,叶韵又道:“她吃过东西了吗?”

    “没怎么动过筷子。”

    印红叹了口气:“叶小姐,您去劝劝她吧,姑爷出了事儿,她不能这样的。”

    叶韵沉默了片刻,随后道:“你去准备一碗酒酿丸子,我送进去。”

    印红应了声,叶韵在门口站了片刻,印红便端了酒酿丸子过来,叶韵接了酒酿丸子,敲了敲门,见里面没反应,她便径直推门进去。

    柳玉茹蜷缩着身子,抱着算盘,睡在椅子上,她的头轻轻靠在椅子一个角,整个人看上去瘦瘦小小,让人怜爱。

    叶韵立定身子站了片刻,轻轻放下了酒酿丸子,去旁边取了一方毯子,盖在了柳玉茹的身上,随后便从旁边书架上抽了册子来,坐在一旁静静看着。等了许久后,柳玉茹迷迷糊糊醒过来,看见叶韵在一旁看书,她忙起身来,有些恍惚道:“什么时辰了?”

    “子时了。”叶韵笑了笑,她放下书来,将酒酿丸子推过去给柳玉茹,温和道,“我听印红说你没吃东西,你先吃些东西吧。”

    柳玉茹看着面前酒酿丸子,她静静瞧着,片刻后,她叹了口气,将算盘放在桌上,拿起了勺子:“以往我若不高兴,你便给我送一碗酒酿丸子,如今我长大了,酒酿丸子也不能令我消愁。”

    叶韵听笑了,柳玉茹睡了一觉,终于能吃下些东西。叶韵静静看着她,慢慢道:“顾大人的事儿我从哥哥那里听说了,其实这事儿你也不必太忧心,有周大人和我叔父作保,顾大人性命无虞。再差,也不过就是削官,如今家里有你这么个女财神,削就削了,跟着你经商,不也很好?本就是商贾出身,有哥哥照顾着你们,也不必执着要去当个官。你说可是?”

    柳玉茹听着叶韵劝说,却没有半点松动,面上神色平静,看不出喜怒,自己低着头,小勺小勺吃着丸子,许久后,她放下碗,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知道,这事儿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我难受的是自己。”

    “以前吧,我以为自己赚的钱够用了,以为自己已经很有能耐了,”柳玉茹苦笑了一下,面上无奈,“在望都时候,觉得自己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可现在我却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觉得自己特别无能。”她看着跳动的烛火,“钱哪里有够用的?你看九思现在在牢里,婆婆和我说,要拿钱去活动一下,我却发现,其实手里也没多少钱了。”

    “这些时间,买宅子、迁店铺、上下打点、专门买通刑部……到处都是钱。”

    柳玉茹抬起手,捂住额头,有些痛苦道:“可我又能怎么办呢,到处挤挤省省,这些钱,总是要用的。”

    叶韵静静听着,许久后,她慢慢道:“如今你怎么办?”

    “花容青州分店的钱还没送过去,我打算将这部分钱先拿出来。”

    柳玉茹手压在额头上,没有抬头,低声道:“且先看够不够,不够再说吧。”

    叶韵没有说话,过了片刻后,她迟疑着道:“前些时日,有人来找我打听,问顾家的宅院卖不卖。”

    柳玉茹抬起头来,看向叶韵:“如今我们住着的宅子?”

    叶韵点了点头,接着道:“之前我在修整宅院,那人在门口找了我,说他原是不喜欢那宅子的,但如今我们修整好了,他喜欢我们修整好的宅子。想花钱买下来。”

    柳玉茹沉默不语,她思索着,叶韵瞧着她的模样,慢慢道:“若是你有这个意向,我去联络他试试?”

    “还没走到这一步,”柳玉茹摇摇头,“而且,若我把宅子都买了,家里人怕是更担心,花容这边先放一放,把东都的店做好。之前在买地准备的粮食,如今也到了成熟的时候,我去找人谈一谈,看能不能抵押提前拿钱。”

    “你也不用忧心,”叶韵抿了抿唇,“我去找叔父说说,多少能帮点忙的。”

    听到这话,柳玉茹抬眼看着叶韵,叶韵有些疑惑于柳玉茹的眼神,片刻后,不知道是怎的,柳玉茹突得就笑了。

    “韵姐儿也这么照顾人了,”柳玉茹笑着出声,“我以往还以为,你要大小姐脾气一辈子的。”

    叶韵听了这话,有些无奈,她叹了口气:“人总会变,我以往也还以为,你要那样小心翼翼活一辈子的。”

    “终究是长大了。”

    柳玉茹将账本拿到手里,平和道:“小时候总想着长大是什么样子,如今却发现,总是自己想不到的。不过还好的是,无论怎样,”柳玉茹抬眼看向叶韵,似是有些不好意思,抿唇笑道,“咱们俩还是姐妹。”

    叶韵笑了笑,没有说话,眼里却是有了些水汽。

    两人聊一会儿小时候的事情,便站起身来,锁门走了出去。等出门之后,柳玉茹明显是轻松了不少,叶韵便接着问道:“你接下来打算怎样?”

    柳玉茹没说话,许久后,她终于道:“我打算去找洛子商。”

    “找他?”

    叶韵愣了愣,她音调都忍不住急促了几分:“你找他做什么?!你莫不是以为他还会帮顾大人?”

    “此事与他怕是逃不了关系,”柳玉茹平静道,“是虚是实,等探探吧。”

    叶韵见柳玉茹神色似乎是已经定了的模样,也知道不好再劝,只能道:“你心里有了安排,我便不再多说了,你自己有把握就好。”

    “你放心,”柳玉茹知道叶韵在担心她,转头看着叶韵,认真道,“我有安排。”

    送着叶韵到了叶家门口,柳玉茹看着叶韵进了叶家大门,这才收回身子,放下车帘。印红看四下无人,忙道:“夫人,你有什么安排?”

    “且先等着吧。”

    柳玉茹平静道:“等着去扬州和泰州的人回来。”

    柳玉茹睡了一夜,第二天清晨醒来,她内心平静了许多。她先清点了家里有多少能够活动的银两,随后便找了顾朗华和江柔,两人商量出一份名单后,就带着顾朗华和江柔逐一登门上去。

    如今案子情况未明,许多人一听顾家报上名来,连忙就声称主人不在,顾朗华不多为难,只是私下里恭恭敬敬将礼物交了过去。

    这样上下活动着,顾九思在刑部的压力就小了很多,几乎每日只是被例行提审,倒也没有过多为难。

    案子积压到了第五日,周高朗看到了时候,便领着周烨、叶世安以及叶世安的叔父叶文一起进了宫里,打算看看皇帝口风如何。

    一行人入宫的时候,洛子商正在东宫水榭给范玉讲学,范玉趴在桌上打呼噜,洛子商也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一般继续讲学。

    夏日炎炎,水榭倒也还清凉,清风徐来,洛子商一缕发丝落在书卷上,旁边侍卫小跑而来,有些急促道:“太傅。”

    洛子商抬起手来,止住了侍卫的声音,他站起身来,走到水榭边上,却是道:“周高朗进宫了?”

    对方没想到洛子商直接猜出了这件事,愣了片刻后,随后立刻点头道:“带着叶御史、望都留守、小叶大人一起入宫了。”

    洛子商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而后便回了水榭,蹲到范玉边上,小声道:“殿下。”

    范玉被他唤得有些不耐烦,摆了摆手,洛子商低头附在范玉耳边,继续道:“殿下,周大人入宫告状了。”

    听到这话,范玉猛地一个激灵,从桌上直起身来。

    范玉顿时也不困了,立刻道:“周高朗进宫了?!”

    “正是,”洛子商笑着道,“怕是给顾大人求情来了。”

    “我便猜着会如此!”

    范玉冷哼一声,立刻道:“这群人结党营私侵吞库银,还想要来求情?我就知道顾九思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肯定是周高朗在后面作保,我这就过去,绝不让父皇受他们的蒙蔽!那顾九思一看就不是好人,这种货色还想当官?本宫这就让父皇斩了他脑袋!”

    范玉一面说着,一面让人给他整理了仪容,随后便要离开。洛子商赶忙跟上,范玉走了几步,似是突然想起来,转头道:“太傅就不必过去了,你若过去,父皇怕又以为是你在煽风点火了。”

    听到这话,洛子商叹了口气,颇有几分苦涩道:“我若真的有什么心思,又何必到东都来?也不知陛下何时才能相信微臣拳拳之心。”

    “你不用担心,”范玉抬手放在洛子商肩膀上,颇为豪气道,“本宫知道你是一心为大夏谋算就是了。”

    “多谢殿下抬爱。”洛子商退了一步,抬手行礼,感慨道,“还好如今有殿下为我撑腰,不然微臣也不知该如何自处了。”

    范玉听得这一番话十分高兴,拍了拍洛子商肩膀道:“放心吧,有本宫一日,就不会让你被他们这些贼臣欺负了去。我这就去宫里,绝不让他们得逞。”

    范玉说完,心中着急,便匆匆离开了。

    两拨人几乎是一前一后进入大殿,只是范玉明显焦急得多,周高朗在门口见到范玉,正带着人打算行礼,就看见范玉三步做两步跨上台阶,进了大殿,大喊道:“父皇,儿臣有重要的事要说!父皇!”

    周高朗和叶文对视一眼,下意识停住了步子,片刻后,便听大殿里传来范轩带着笑意的声音道:“玉儿何事这样急躁?”

    “父皇,”范玉似乎是找到了人,声调顿时稳了下来,却还是急促道,“我听说顾家人现下在朝中四处活动,想请人帮他说好话,你千万不能偏听偏信那些奸臣,这一次若是连一个顾九思都办不下来,以后您在朝廷还有什么微信可言?!”

    听着这话,外面站着的四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在门口等着的太监忙低下头,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范轩似乎是有些尴尬,慢慢道:“玉儿,顾九思这个案子还没有定论,你是哪儿听这些话来……”

    “父皇,你不会是不想办顾九思吧?!”

    范玉一听这话,顿时提起声来:“这事儿还有什么好审的?顾九思他就是个纨绔子弟酒囊饭袋,以前在扬州,我亲眼看着他赌钱的样子,根本不是什么好人,说他偷盗国库,我绝对相信。我知道您觉得他在幽州做了几分成绩,就想重用他,可这事儿您也得分个轻重。那国库是什么,就是咱们家的仓库,咱们家钱袋子,他一个臣子,那就是我们家奴才,奴才从主子钱袋子里拿钱,还不将他打死,其他奴才看了要怎么想?!”

    “范玉!”

    范轩听到范玉胡说八道,终于忍不住提了声,怒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这是什么胡说八道?”

    范玉梗着脖子,大吼道:“这就是事实,您不好说,我就帮您说,我要让那批人知道什么叫君君臣臣,什么叫天子为尊。今个儿我对您说,外面那四个,也得给我听清楚!”

    听到这话,范轩猛地坐了起来,他急急往外走去,到了门口,便见到周高朗一行人。

    范轩愣了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燃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